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分类 :  读书  »  刘慈欣《三体》书摘

刘慈欣《三体》书摘


对外星文明发送的信件

第一稿【全文】
收到以上信息的世界请注意。你们收到的信息,是地球上代表革命正义的国家发出的!这之前,你们可能已经收到了来自同样方向的信息,那是地球上的一个帝国主义超级大国发出的,这个国家与地球上的另一个超级大国争夺世界霸权,企图把人类历史拉向倒退。希望你们不要听信他们的谎言,站在正义的一方,站在革命的一方!
【批示】已阅,狗屁不通!大字报在地上贴就行了,不要发到天上去,文革领导组今后不要介入红岸。这样重要的信件应郑重起草,最好成立一个专门小组,并在政治局会议上讨论通过。


关于三体现象的精妙解释

其实很简单:太阳的运行之所以没有规律,是因为我们的世界中有三颗太阳,它们在相互引力的作用下,做着无法预测的三体运动。当我们的行星围绕着其中的一颗太阳做稳定运行时,就是恒纪元;当另外一颗或两颗太阳运行到一定距离内,其引力会将行星从它围绕的太阳边夺走,使其在三颗太阳的引力范围内游移不定时,就是乱纪元;一段不确定的时间后,我们的行星再次被某一颗太阳捕获,暂时建立稳定的轨道,恒纪元就又开始了。这是一场宇宙橄榄球赛,运动员是三颗太阳,我们的世界就是球!

首先要说明,我们在不同时间看到的可能并不是同一颗太阳,而是三颗中的一个。另外两颗太阳就是飞星,当它们运行到远距离时,着起来像星星。

你缺乏起码的科学训练。” 伽利略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太阳是连续运行到远距离的,不可能跳跃过去,所以按你的假设,应该还有第三种情况,太阳比正常状态小,但比飞星大,它应该在运行中逐渐变成飞星大小,但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太阳。”

“你既然受过科学训练,就应该在观测中对太阳的结构有一些了解。”

“这是我最引以为自豪的发现:太阳是由深厚但稀薄的气态外层和致密灼热的内核构成的。”

“很对,但你显然没有发现太阳的气态外层与我们行星大气层间奇特的光学作用。这是一种类似于偏振的现象,使得在太阳超出一定的距离时,从我们的大气层里观察,太阳的气态外层突然变得透明不可见,只能看到它的发光内核,这时,太阳在我们的视野中就突然缩到内核大小,变成了飞星。正是这个现象,迷惑了历史上各个文明的研究者,使他们没有意识到三个太阳的存在。现在你们明白了,为什么三颗飞星的出现预示着漫长的严寒,因为这时三颗太阳都在远方。

三体问题

三体问题的真正解决,是建立这样一种数学模型,使得三体在任何一个时间断面的初始运动矢量已知时,能够精确预测三体系统以后的所有运动状态。


关于高维空间

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球体,不是真正的智子,只是其在三维空间的投影。它是一个四维的巨人,我们的世界是一张三维的薄纸,它站在这张纸上,我们只能看到它的脚底与纸相接触的部分。

“它能穿透地层吗?”元首问。

“元首,不是穿透,而是从高维进入,它可以进入我们世界中任何封闭的空间。这也是三维中的我们和二维平面的关系,我们能轻易从上方进入平面上的一个圆,而平面上的二维生物永远不可能,除非它打破那个圆。”


冯诺依曼和秦始皇合作开发人列计算机

“所以,伟大的皇帝,您的帝国还要发展!”冯•诺伊曼不失时机地说,”如果掌握了太阳运行的规律,你就能充分利用每一个恒纪元,同时避免乱纪元带来的损失,这样发展速度比西洋要快得多。请你相信我们,我们是学者,只要能用三定律和微积分准确预测太阳的运行,不在乎谁征服统治世界。”

“朕当然需要预测太阳的运行,但你们让我集结三千万大军,至少要首先向朕演示一下这种计算如何进行吧?”

“陛下,请给我三个士兵,我将为您演示。”冯•诺伊曼兴奋起来。

“三个?只要三个吗,朕可以轻易给你三千个。”秦始皇用不信任的目光扫视着着冯•诺伊曼。

伟大的陛下,您刚提到东方人在科学思维上的缺陷,就是因为你们没有意识到,复杂的宇宙万物其实是由最简单的单元构成的。我只要三个,陛下。”

秦始皇挥手召来了三名士兵,他们都很年轻,与秦国的其他士兵一样,一举一动像听从命令的机器。

“我不知道你们的名字,”冯•诺伊曼拍拍前两个士兵的肩,”你们两个负责信号输入,就叫‘入1’、‘入2’吧,”他又指指最后一名士兵,”你,负责信号输出,就叫 ‘出’吧,”他伸手拨动三名士兵,”这样,站成一个三角形,出是顶端,入l和入2是底边,”

“哼,你让他们成楔形攻击队形不就行了?”秦始皇轻蔑地看着冯•诺伊曼。

牛顿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六面小旗,三白三黑,冯•诺伊曼接过来分给三名士兵,每人一白一黑,说:白色代表0,黑色代表1。好,现在听我说,出,你转身着着入1和入2,如果他们都举黑旗,你就举黑旗,其他的情况你都举白旗,这种情况有三种:入1白,入2黑;入1黑,入2白;入1、入2都是白。”

“我觉得你应该换个颜色,白旗代表投降。”奏始皇说。

兴奋中的冯•诺伊曼没有理睬皇帝,对三名士兵大声命令:”现在开始运行!入1入2,你们每人随意举旗,好,举!好,再举!举!”

入1和入2同时举了三次旗,第一次是黑黑,第二次是白黑,第三次是黑白。出都进行了正确反应,分别举起了一次黑和两次白。

“很好,运行正确,陛下,您的士兵很聪明!”

“这事儿傻瓜都会,你能告诉朕,他们在干什么吗?”秦始皇一脸困惑地问。

“这三个人组成了一个计算系统的部件,是门部件的一种,叫‘与门’。”冯•诺伊曼说完停了一会儿,好让皇帝理解。

秦始皇面无表情地说:“朕是够郁闷的,好,继续。”

冯•诺伊曼转向排成三角阵的三名士兵:”我们构建下一个部件。你,出,只要看到入1和入2中有一个人举黑旗,你就举黑旗,这种情况有三种组合黑黑、白黑、黑白,剩下的一种情况一一白白,你就举白旗。明白了吗?好孩子,你其聪明,门部件的正确运行你是关键,好好干,皇帝会奖赏你的!下面开始运行:举!好,再举!再举!好极了,运行正常,陛下,这个门部件叫或门。”

然后,冯•诺伊曼又用三名士兵构建了与非门、或非门、异或门、同或门和三态门,最后只用两名士兵构建了最简单的非门,出总是举与入颜色相反的旗。

冯•诺伊曼对皇帝鞠躬说:”现在、陛下,所有的门部件都已演示完毕,这很简单不是吗?任何三名士兵经过一小时的训练就可以掌握。”

“他们不需要学更多的东西了吗?”秦始皇问。

“不需要,我们组建一千万个这样的门部件,再将这些部件组合成一个系统,这个系统就能进行我们所需要的运算,解出那些预测太阳运行的微分方程。这个系统,我们把它叫做……嗯,叫做……”

“计算机。”汪淼说。

“啊一一好!”冯,诺伊曼对汪淼竖起一根指头,“计算机,这个名字好,整个系统实际上就是一部庞大的机器,是有史以来最复杂的机器!”

游戏时间加快,三个月过去了。

秦始皇、牛顿、冯•诺伊曼和汪淼站在金字塔顶部的平台上,这个平台与汪淼和墨子相遇时的很相似,架设着大量的天文观测仪器,其中有一部分是欧洲近代的设备。在他们下方,三千万秦国军队宏伟的方阵铺展在大地上,这是一个边长六公里的正方形。在初升的太阳下,方阵凝固了似的纹丝不动,仿佛一张由三千万个兵马俑构成的巨毯,但飞翔的鸟群误入这巨毯上空时,立刻感到了下方浓重的杀气,鸟群顿时大乱,惊慌混乱地散开或绕行。汪淼在心里算了算,如果全人类站成这样一个方阵,面积也不过是上海浦东大小,比起它表现的力量,这方阵更显示了文明的脆弱。

“陛下,您的军队其是举世无双,这么短的时间,就完成了如此复杂的训练。”冯•诺伊曼对秦始皇赞叹道。

“虽然整体上复杂,但每个士兵要做的很简单,比起以前为粉碎马其顿方阵进行的训练来,这算不了什么。”秦始皇按着长剑剑柄说。

“上帝也保佑,连着两个这样长的恒纪元。”牛顿说。

“即使是乱纪元,朕的军队也照样训练,以后,他们也会在乱纪元完成你们的计算。”秦始皇骄傲地扫视着方阵说。

“那么,请陛下发出您伟大的号令吧! ”冯•诺伊曼用激动得发颤的声音说。

秦始皇点点头,一名卫士奔跑过来,握住皇帝的剑柄向后退了几步,抽出了那柄皇帝本人无法抽出的青铜长剑,然后上前跪下将剑呈给皇帝,秦始皇对着长空扬起长剑,高声喊造:

“成计算机队列!”

金字塔四角的四尊青铜大鼎同时轰地燃烧起来,站满了金字塔面向方阵一面坡墙的士兵用宏大的合唱将始皇帝的号令传诵下去:

“成计算机队列!”

下面的大地上,方阵均匀的色彩开始出现扰动,复杂精细的回路结构浮现出来,并渐渐充满了整个方阵,十分钟后,大地上出现了一块三十六平方公里的计算机主板。

冯•诺伊曼指着下方巨大的人列回路开始介绍:“陛下,我们把这台计算机命名为‘秦一号’。请看,那里,中心部分,是CPU,是计算机的核心计算元件,由您最精锐的五个军团构成,对照这张图您可以看到里面的加法器、寄存器、堆栈存贮器;外围整齐的部分是内存,构建这部分时我们发现人手不够,好在这部分每个单元的动作最简单,就训练每个士兵拿多种颜色的旗帜,组合起来后,一个人就能同时完成最初二十个人的操作,这就使内存容量达到了运行‘秦1.0’操作系统的最低要求;你再看那条贯穿整个阵列的通道,还有那些在通道上待命的轻骑兵,那是BUS,系统总线,负贵在整个系统间传递信息。”

“总线结构是个伟大的发明,新的插件,最大可由十个军团构成,能够快捷地挂接到总线上运行,这使得‘秦一号’的硬件扩展和升级十分便利;再看最远处那一边,可能要用望远镜才能看清,那是外存,我们又用了哥白尼起的名字,叫它‘硬盘’,那是由三百万名文化程度较高的人构成,您上次坑儒时把他们留下是对了,他们每个人手中都有一个记录本和笔,负责记录运算结果,当然,他们最大的工作量还是作为虚拟内存,存贮中间运算结果,运算速度的瓶颈就在他们那里。这儿,离我们最近的地方,是显示阵列,能显示计算机运行的主要状态参数。”

冯•诺伊曼和牛顿搬来一个一人多高的大纸卷,在秦始皇面前展开来,当纸卷展到尽头时,汪淼一阵头皮发紧,但他想象中的匕首井没有出现,面前只有一张写满符号的大纸,那些符号都是蝇头大小,密密麻麻,看上去与下面的计算机阵列一样令人头晕目眩。

“陛下,这是就我们开发的‘秦1.0’版操作系统,计算软件将在它上面运行。陛下您看”冯,诺伊曼指指下面的人列计算机,”这阵列是硬件,而这张纸上写的是软件,硬件和软件,就如同琴和乐谱的关系。”说着他和牛顿又展开了一张同样大小的纸,”陛下,这就是用数值法解那一组微分方程的软件,将天文观测得到的三个太阳在某一时间断面的运动矢量输入,它的运行就能为我们预测以后任一时刻太阳的运行状态。我们这次计算,将对以后两年太阳的运行做出完整预测,每组预测值的时间间隔为一百二十小时。”

秦始皇点点头:”那就开始吧。”

冯•诺伊曼双手过顶,庄严地喊遣:”奉圣上御旨,计算机启动!系统自检!”

在金字塔的中部,一排旗手用旗语发出指令,一时间,下面大地上三千万人构成的巨型主板仿佛液化了,充满了细密的粼粼波光,那是儿千万面小旗在挥动。在靠近金字塔底部的显示阵列中,一务由无数面绿色大旗构成的进度条在延伸着,标示着自检的进度。十分钟后,进度条走到了头。

“自检完成!引导程序运行!操作系统加载!! ”

下面,贯穿人列计算机的系统总线上的轻骑兵快速运动起来,总线立刻变成了一条湍急的河流,这河流沿途又分成无数条细小的支流,渗入到各个模块阵列之中。很快,黑白旗的涟漪演化成汹涌的浪潮,激荡在整块主板上。中央的CPU区激荡最为剧烈,像一片燃烧的火药。突然,仿佛火药燃尽,CPU区的扰动渐渐平静下来,最后竟完全静止了,以它为圆心,这静止向各个方向飞快扩散开来,像快速封冻的海面,最后整块主板大部分静止了,其间只有一些零星的死循环在以不变的节奏没有生气地闪动着,显示阵列中出现了闪动的红色。

“系统锁死!”一名信号官高喊。故障原因很快查清,是CPU状态寄存器中的一个门电路运行出错。

“系统重新热启动!”冯•诺伊曼胸有戒竹地命令道。

“慢! ”牛顿挥手制止了信号官,转身一脸阴毒地对秦始皇说,”陛下,为了系统的稳定运行,对故障率较高的部件应核采取一些维修措施。”

秦始皇拄着长剑说:”更换出错部件,组成那个部件的所有兵卒,斩!以后故障照此办理。”

冯•诺伊曼厌恶地看了牛顿一眼,看着一组利剑出鞘的骑兵冲进主板,”维修”了故障部件后,重新发布了热启动命令。这次启动十分顺利,二十分钟后,三体世界的冯•诺伊曼结构人列计算机在”秦1.0”操作系统下进入运行状态。

“启动太阳轨道计算软件‘Tree-Body 1.0’!”牛顿声嘶力竭地发令,“启动计算主控!加载差分模块!加载有限元模块!加载谱方法模块……调入初始条件参数!计算启动!! ”

主板上波光粼粼,显示阵列上的各色标志此起彼伏地闪动,人列计算机开始了漫长的计算。

“真是很有意思。”秦始皇手指壮观的计算机说,”每个人如此简单的行为,竟产生了如此复杂的大东西!欧洲人骂肤独裁暴政,扼杀了社会的创造力,其实在严格纪律约束下的大量的人,合为一个整体后也能产生伟大的智慧。”

“伟大的始皇帝,这是机器的机械运行,不是智慧。这些普通卑贱的人都是一个个0,只有在最前面加上您这样一个1,他们的整体才有意义。”牛顿带着奉承的微笑说。

“恶心的哲学。”冯•诺伊曼瞥了牛顿一眼说,”如果到时候,按你的理论和数学模型计算出的结果与预测不符,你我可就连零都不是了。”

“对,那时你们可其的什么都不是了!”秦始皇说着,拂袖而去。

时光飞逝,人列计算机运行了一年零四个月,除去程序的调试时间,实际计算时间约一年两个月,这期间,只因乱纪元过分恶劣的气候中断过两次,但计算机存贮了中断现场数据,都成功地从断点恢复了运行。当秦始皇和欧洲学者们再次登上金字塔顶部时,第一阶段的计算已经完成,这批结果数据,精确地描述了以后两年太阳运行的轨道状况。

这是一个寒冷的黎明,彻夜照耀着巨大主板的无数火炬己经熄灭,计算机完成后,‘秦1.0’进入待机状态,主板表面汹涌的浪涛变成了平静的微波。


上一篇 刘慈欣《三体2 黑暗森林》书摘

下一篇 Eclipse-使用笔记

阅读
4,828
阅读预计16分钟
创建日期 2015-09-10
修改日期 2015-09-14
类别
百度推荐